2012.5.27 《甲方乙方》電影欣賞會

這次活動的主題是電影欣賞,目的是給同學們一個聽地道的普通話的機會,進而達到學有所用。電影題材也是個重要的考慮因素,《 甲方乙方 》是國內著名導演馮小剛及著名喜劇演員葛優的代表作,該片由多個小故事組成,情節樸實感人,對白風趣幽默,有著濃厚的北方話特色,是不可多得的學習素材。此外,它還有兩個特點,一是影片中的對白非常多,有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口語對白,妙趣橫生;也有一些具有鮮明的時代背景,通過影片,同學們可以了解當時的歷史背景。第二個特點是沒有字幕,這樣同學們可以把精力完全集中在聽 的方面,真正做到用耳朵來聽普通話。

之前也曾給一些同學看過這部電影,平時普通話還算不錯的同學,一般也只能聽懂三成左右,十分鐘的對話花一小時也未必能解釋清楚,舉辦這次活動前也有些擔心,怕沒有足夠時間講解這部電影。所以開始前徵求大家意見,最後決定看完一段再講解,或是遇到一些特別的字眼再重點講解,這樣既能在預定時間內看完整部電影,又不影響影片的流暢性。

這次用的是十幾年前買的VCD,雖說看的是VCD,還要是在42吋的高清液晶電視上播放,但畫面卻意外地不覺得很粗糙,順便緬懷一下漸漸遠去的舊日回憶,讓年輕的同學也見識一下什麼是VCD。

雖然《甲方乙方》是一部喜劇,很多對白都是逗樂耍貧嘴的,但也有一些語重心長,發人深省,意味深遠的金句,就像劇中人錢康所說的:

任何一副藥都不能包治百病,就像一個患了絕症,病得要死的人一樣,明明知道嗎啡只能暫時減緩他的痛苦,甚至還會有涉癮的不良作用,你給不給他注射?是看著他在痛苦中掙扎不管,還是讓他獲得短暫的安寧?所以說,這個道德啊,它不是空泛的,脫離對象,孤立存在的,你給一個健康的人注射嗎啡,那是犯罪,而你給一個垂死的人注射嗎啡那就是最大的道德!

最後讓我們一起來重溫一下影片中一些有趣的對白吧:

錢康:下面該甚麼詞兒了?
姚遠:冰激凌!
錢康:噢,將軍,我們已經有一個禮拜沒有吃到冰激凌了,就連可口可樂都不是原裝的!
巴頓:讓五角大樓給我們空運嘛!
姚遠:噢,將軍,听說供應給我們的駱駝煙在安德瑞普讓後方那些壞蛋批發給比利時倒兒爺了,就連我們的口香糖都嚼在了一些意大利妓女的嘴里,我嘴臭得都沒法兒去吻那些歡迎我們的巴黎市民了!
巴頓:給艾克發電報,把那些混蛋,統統槍斃!

姚遠:將軍!
巴頓:嗯,怎麼意思?說話!
姚遠:德國地圖實在找不著! 只好弄一南京地圖,您湊和著部署吧
巴頓:什麼?南京...

巴頓:弗萊德里,你的部隊現在在哪堸琚H
錢康:我的部隊現在已經到達了玄武門!
巴頓:梁軍長,你的部隊駐紮在哪堙H
梁子:我的部隊已經攻佔了夫子廟!
巴頓:太慢了,你們必須在今天下午五時以前攻佔這個…這個新街口?!

巴頓:姚司令,你的部隊在哪堸琚H
姚遠:我的裝甲師還在雨花臺,我遭到了黨衛軍的反攻,我的部隊損失慘重,還剩下五輛坦克了,我的參謀長也戰死了。
巴頓:梁軍長,從現在開始,你接替姚司令指揮。姚司令,你會受到國葬待遇的,我會照顧好南茜和她的三個孩子,拉出去!

巴頓:啊,那接下來我去哪啊?
錢康:真抱歉,您這癮啊只能過到這兒了!我們是好夢一日遊。
巴頓:那你們不能搞一個十日遊什麼的?你開個價,你開個價啊。
錢康:不能!
姚遠:過過癮就行了,和平年代真巴頓也得在家老老實實待著,撒野警察照樣抓他,好好賣書當你的良民,國家有咱們強大的人民解放軍保衛著呢,打仗也輪不著你!

姚遠:我們是這麼給你安排的:先把你從這兒抓走,然後連夜逼供,嚴刑拷打。
廚子:我是堅決不招,把自首書撕的粉碎,還朝你們臉上啐了一口...帶血的吐沫?
姚遠:啊,可以,於是…我們惱羞成怒,把你綁赴刑場。刑場設在一個山清水秀唱起歌劇也不奇怪的地方。你是想燒死還是砍頭?
廚子:燒死砍頭都要,咱們…嘿,對,先砍再燒,哎,我就義的時候,有鄉親們和大狼狗嘛?
姚遠:有!我們都做了周密的布置,有不下二百個鄉親哭著說你死得冤,哭出聲兒的多給一袋兒化肥。

小雁:花盆落他腦袋上了!
廚子:這可不是我故意的啊。
梁子:廢話,你就是故意的也扔不了這麼準!
姚遠:快,快去救列寧,布哈林是叛徒。

廚子:啊,救命啊,我說,我說,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訴你們!我做菜媕Y就使勁放味精,肉不新鮮使勁放醬油,和麵的時候媄銗朝蛋絕對不沾盆兒,到我們飯館去吃飯,你們千萬留神,十桌有八桌記花賬啊。
梁子:不要避重就輕,說我們不知道的!
廚子:我就是一廚子,你們不知道的我也不知道啊。

梁子:咬啦…嘿,姚遠,泰森真上嘴咬了!
姚遠:看過了我都,明兒個再打拳給他們戴一嚼子!

姚遠:一年前的今天,我就是從這跳下去的,被人給救起來了。一年後的今天,我覺得我當時特傻!
女子:你以為你今天就不傻嗎?我這兒練氣功呢!

小雁:這車開得真穩,跟坐奔馳似的!
姚遠:比奔馳舒服,奔馳能直腰站著不踫頭嗎?

姚遠:唐麗君,這狗的名字怎那麼如雷貫耳啊?
小雁:別露怯了,這是主人的名字!

唐:等等,看在你們跟了我這麼多年的份上,我再給你們簽一回名。
保鑣:您給我們簽過了 !
唐:那就再簽一次嘛,我的手都生了!

 

文/圖 楊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