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18 糧船灣香港國家地質公園一日遊

這是北京普通話同學會的第四次活動,說起來倒是波折重重,本來定在11月舉辦的卻因為天氣問題而未能成行,這次出發前又有兩位同學病了要臨時退出。 曹會長笑說五個人坐出租車最合算,雖然最後也是因私事自個兒先走了。

在此之前自己獨自來過一次,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十一月。被這堛漲蛣M景觀深深地吸引,固極力推薦同學們也來看看這個香港少有的美景。前些日子聽說這個景點升級了,順便來感受一下升級後有何不同之處。

十二月中的氣溫對於習慣了辦公室空調的人們來說算不上舒適,但也只是稍稍清涼了點兒。天氣晴朗,陽光充沛,冬至前的深秋在陽光照耀下還是能感覺到絲絲的暖意。萬宜水庫入口

在鑽石山港鐵站坐96R,經過近一小時車程,在上窯站下車,再向前走一段路,就來到萬宜水庫入口處。原本“香港國家地質公園"的指示牌已改為“中國香港世界地質公園”,讀起來有些繞口,相比之下少了些簡潔,多了些浮誇。個人認為真要改的話不要“中國”二字會更順口些,不過如此一來會否有“政治不正確”的嫌疑也不得而知了。

一路走去,沿路的風景還是一貫的美,不過比起上次顯得有些遜色,不是因為看過一次以後缺乏新鮮感,而是這次水庫的存水量減少,原本水中蓬萊仙境般的小島與陸地相連變成了半島,一些富冒險精神的遊人也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登島一遊。水中小島

美景當前,黃同學帶了他的單反相機,除了變焦鏡外還有大口徑標準頭,曹會長和兩位女同學也充當起模特兒的角色,還不時做出少女模特兒的“比丫”手勢,過上一把嫩模癮。此外,為了增加點動感,我們還在相機前嘗試了跳躍這個與年齡不大相稱的“高難度”動作,顯然動作不夠熟練美觀。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雖然九公里的路途不算近,一班人說說笑笑,不知不覺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沿路每隔五百米有一個標誌牌,當18號標誌牌出現在眼前的時候,我們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萬宜水庫東壩“中國香港世界地質公園”。萬宜水庫是香港蓄水量最大的水庫,圍海造湖,工程浩大,過程艱辛,更有多名工程人員殉職。站在壩上眺望大海,能見度並不太好,卻有另一番水乳交融的朦朧感,俯瞰下面像沙盤娷I綴的遊人,更顯大壩的雄偉。六角形石柱 彎曲的石柱

繼續往下走,矗立在眼前的是巨大的六角形石柱,它們形態各異,有筆直的,還有彎曲的,不親眼目睹,很難想像堅硬的岩石也可這般的柔情似水。這些古老的岩石是一億四千萬年前白堊紀早期的火山爆發而形成的,我們不禁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假如時光倒流,讓我們回到一億四千萬年前,我想到的不是今日的詩情畫意,而是電影2012的場景,蠻荒世紀,火山爆發,山崩地裂,洪水滔天,世界末日如何才能保住性命。

浪茄參觀留影後,曹會長有事匆匆離開了,我們則繼續參觀下一個景點──浪茄。浪茄是一個三面環山的美麗海灘,水清沙細,加上交通不便,來的人不多,使得它顯得格外的清幽和純淨,有人說它是“香港最美的海灘”,我想是不無道理的。由於時間有限,我們只在觀景台遠眺它的芳容,隨後就 匆匆踏上了歸途。 古詩有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天然的岩石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古樸,我們卻無暇駐足欣賞夕陽下的美景,偷得浮生半日閑後,像普通的城市人一樣,趕著歸家與親人 共聚天倫。

 

文/圖 楊老師